疗养花园的喷泉

伊丽莎白泉 (Elisabethenbrunnen)

伊丽莎白泉  (Elisabethenbrunnen)

成功之“源”:伊丽莎白泉的水质非常的好,这也决定了这个小镇能一跃成为举世闻名的疗养胜地。他如今仍然是巴特洪堡最重要的矿泉。之前它曾被用来生产食盐,后来被填埋了,直到1834年6月27日才被重新挖掘。著名的化学家贾斯特斯·冯·李比希曾经说过:“在德国恐怕很难再找到一个像洪堡的伊丽莎白泉一样优质的矿泉,富含如此大量的活性元素 ”。 这个矿泉是以腓特烈六世约瑟夫的妻子,英国皇家成员之一伊丽莎白命名的,它的泉水曾被用来治疗肠胃紊乱。泉眼所在的寺庙是威廉二世在一战期间亲自设计的。希腊健康女神海吉儿的雕像就伫立在这座庙里。

地图

奥古斯特 - 维多利亚泉 (Auguste-Viktoria-Brunnen)

奥古斯特 - 维多利亚泉 (Auguste-Viktoria-Brunnen)

为了使洪堡更加怡人,威廉二世 (Wilhelm II) 再次提笔把他的想法呈现在图纸上。 1910年春天,他亲自设计了一座寺庙,里面的矿泉是以他的妻子奥古斯特维多利亚 (Auguste Viktoria) 命名的。洪堡建筑大师路易斯雅各布的儿子海因里希雅各布(Heinrich Jacobi) 一年后将这座寺庙建造出来。这口奥古斯特-维多利亚泉一直被用来治疗肠胃功能失调。

地图

伯爵泉(Landgrafenbrunnen)

伯爵泉(Landgrafenbrunnen)

伯爵泉是巴特洪堡含盐量最高,最年轻的泉眼之一。 它在1899年被发掘,最初是用来做浴疗的,1903年以后被用作饮用泉,治疗肝脏和胆囊相关疾病。1908年新建的纪念碑旁本来有一个仙女的石雕立在喷泉前进行装饰,但在战后的几年间,人们认为她太过逼真,于是在1955年把她替换成了腓特烈二世 (Friedrich II) 的半身铜雕。这个泉就是以他命名的。 

地图

露易丝泉 (Louisenbrunnen)

它曾经被称作“硫磺泉”,如今这词仍然在方言中使用。这也名副其实,它的泉水既不大好闻也不大好喝,但是由于可以治疗心血管疾病,自1856/57年以来, 它就非常的受欢迎。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 人们认为这里的泉水不适合欧洲人口味,所以如今只有一些顽固的人还在坚持饮用。 后来人们又用古斯塔夫伯爵 (Landgraf Gustav) 的妻子之名给它取了个更有音韵的名字,露易丝。 

地图

钢泉 (Stahlbrunnen)

钢泉  (Stahlbrunnen)

就像它名字所说的那样,“钢泉”富含大量的低碳铁成分,以至于吉森著名的化学家贾斯特斯·冯·李比 (Justus Liebig) 希都为此惊叹。 他在1841年说:“我迫不及待的告诉你们这个结果。此处一磅(16盎司)的泉水中含有0.758克的铁,这远远高于我的想象…我认为这是洪堡巨大的福气。”矿泉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被重新设计, 由于它具有调理身体的功效,现在被用来治疗贫血。

地图

帝王泉 (Kaiserbrunnen)

帝王泉  (Kaiserbrunnen)

连罗马人都知道这孔泉,因为人们在附近挖掘出了一些酒杯和罗马浴场遗址。这个矿泉曾被一家约在1700年建立的盐厂用来制盐。当它的治疗功用被人们重新发现之后,它又被命名为“苏打泉”,因为泉水的泡沫异常多,如今这种特性仍然可以隔着玻璃罩看见。帝王泉已经被重新挖掘了很多次,正因如此,它现在足有191米深,而最初则只有56米。泉水富含氯化钠,可以用来沐浴也可以饮用。

地图

路德维希泉 (Ludwigsbrunnen)

这口泉水虽然坐落在疗养花园最隐蔽的角落,但在巴特洪堡发展疗养小镇的道路上起着非常特殊的作用。它是第一个被发掘的矿泉,是1809年两个在河里游泳的男孩发现的,这一发现被公开后,建造工作就开始了。不久之后,人们为了做宣传,把泉水装在小水壶里发放。泉水是酸性的,含微量矿物质,富含碳酸,非常的可口。 路德维希泉的外围更换了很多次。现在是一圈铁栅栏,之前则是一个建于1871年的舒适的石窟,如今还能看到它的遗迹。

孤泉 (Solesprudel)

就像在香槟里沐浴一样, 孤泉的盐水给人带来一种酥麻的感觉,使人精神焕发。它还被证明能有效治疗皮肤病,比如牛皮癣、神经性皮肤炎等等。由于泉水含有铁和碳酸成分,人们只把它作外用,也没有为它建华丽的寺庙。这孔泉池的挖掘工作早在19世纪50年代初就开始了,后来遭到搁置。威廉大帝浴池修建了以后,小镇才重新想起启用它做浴疗。1899年,这项工程的顾问,布拉格的斯坦教授,找到了过去的井眼,井眼在深至260米时仍可以使用。孤泉在20世纪70年代初被重新挖掘, 现在已深达地下305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