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碑

伯奇-本纳尔 半身像 (Bircher-Benner-Büste)

毫无疑问,每个人都听说过伯奇瑞士营养早餐 (Bircher-Müsli)。它是以 “现代营养学研究之父”,玛克西米利安·奥斯卡·伯奇-本纳尔医生 (Dr. Maximilian Oskar Bircher-Benner 1867-1939) 的名字命名的。 这位瑞士医生虽然和巴特洪堡没有直接关系, 但是镇上的养生文化协会是这位“营养粥医生”的忠实粉丝。 所以,协会于1965年捐赠了这座半身像,是法兰克福雕塑家格奥尔格·克莱默 (Georg Krämer) 雕刻的,这是德国第一座伯奇-本纳尔雕像。

荷尔德林纪念碑 (Hölderlin-Denkmal)

荷尔德林纪念碑 (Hölderlin-Denkmal)

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 (Friedrich Hölderlin 1770-1843) 第一次来洪堡是由于他不求回报的爱着一个法兰克福银行家的妻子,苏泽特·贡塔尔 (Susette Gontard)。第二次来则是因为他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 这位伟大诗人的很多不朽名篇都是在洪堡创作的。为了纪念他在1798 – 1800 年和1804 - 1806年间的两次逗留,1883年,当地历史协会—历史和古文化研究协会 - 捐资建造了荷尔德林 (Hölderlin) 纪念碑,这在同类中是德国第二古老的。洪堡建筑大师路易斯雅各布 (Louis Jacobi) 用红砂岩设计了石碑。雕刻家雅各布梅 (Jacob May) 用白色大理石雕刻了荷尔德林浮雕。为了纪念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 (Friedrich Hölderlin),巴特洪堡还创办了一个以他命名的文学奖,很多有名的德语作家都是此奖的获奖者。

莱内纪念碑 (Lenné-Denkmal)

莱内纪念碑  (Lenné-Denkmal)

彼得约瑟夫莱内 (Peter Joseph Lenné 1789-1866) 曾被 同龄人起了个不大文雅的绰号,叫做“挖掘者彼得” ("Buddel-Peter"),因为他设计了不计其数的花园和公园。作为普鲁士王室园林总管,他主要活跃在柏林-勃兰登堡和波茨坦区域,但他还设计了洪堡的疗养公园。这位天才的园林建筑师来这座极具潜力的疗养小城探访过很多次,并于1854年完成了公园的核心设计工作。随后的一些园艺师沿袭他的设计完成了公园的附属部分。 在疗养公园的入口处,腓特烈大帝的长廊上本来伫立着一个半身雕像, 是克里斯汀丹尼尔·劳赫 (Christian Daniel Rauch) 约1850年为无忧宫设计的雕像的仿品,一个小偷貌似很喜欢这个复制品将其偷走了。取而代之的是这座奥托韦伯哈特尔(Otto Weber-Hartl) 1982年设计的莱内纪念碑。

阿格农纪念碑 (Agnon-Denkmal)

阿格农纪念碑 (Agnon-Denkmal)

萨缪尔约瑟夫阿格农 (Samuel Joseph Agnon 1888-1970) 被称作现代希伯来文学大师,并于1966年和奈莉萨克斯 (Nelly Sachs) 一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阿格农和他的妻子曾于1921至1924年间在腓特烈大帝长廊上的“豪斯帝王” ("Haus Imperial") 居住,在此之间,他们结识了很多东欧的犹太知识分子。纪念碑由狄娜孔泽 (Dina Kunze) 设计,于1993年建造完成。雕塑并没有展现阿格农本人,而是颂扬了他的写作功底。铜质的金属板象征着一卷手稿,上面用希伯来语和德语刻着他的生卒年月,摘录了一段他在领取诺贝尔奖时的语录。

威廉大帝一世纪念碑 (Denkmal Kaiser Wilhelm I.)

威廉大帝一世纪念碑  (Denkmal Kaiser Wilhelm I.)

1905年,小镇献给了威廉大帝一座纪念碑,上面写着“致伟大的君主,我们满怀爱意心存感激”,并将其立于同样是以他命名的“威廉大帝浴池”前。 威廉一世是洪堡的常客。他的铜像高3.5米,底座是3米高的瑞典红色花岗岩,他则穿着将军制服,裹着貂皮大衣,威严而又尊贵。他的孙子威廉二世和他的家人出席了雕塑的揭幕仪式。同来参加的还有王室成员,将军及随从,各国使节和镇中权贵等等。威廉大帝曾授予艺术大师弗里茨格特 (Fritz Gerth) 一枚奖牌,还将洪堡镇长提为市长。

威廉大帝二世纪念碑 (Denkmal Kaiser Wilhelm II.)

威廉二世曾在伯爵城堡建了一座夏宫。 为了庆祝他1913年的25周年纪念日,在统治阶级的捐助下,巴特洪堡人民为他建造了一座周年纪念公园,并在公园的一侧立了一座纪念碑。 这块两米高的砂岩上详细记载着它的建造原因和过程。 纪念碑的顶端原本是一个画着威廉二世的圆形浮雕,但在1920年被拆除了。1981年,巴特洪堡雕刻家奥特拉德克鲁格斯托曼 (Ortrud Krüger-Stohlmann) 创作了一个新的铜雕,描绘了最后一任德国皇帝的侧面像。

伯爵纪念碑 (Landgrafen-Denkmal)

伯爵纪念碑 (Landgrafen-Denkmal)

黑森洪堡伯爵家族曾在1622至1866年间掌控着洪堡的命运。为了纪念这一段统治时期,威廉二世捐赠了这座纪念碑。他出资筹建,做出把它立在伊丽莎白矿泉边的决定,又亲自挑选设计方案,并在1906年八月的落成典礼上发表讲话。纪念碑的正面刻着第一位重要的伯爵,被克莱斯特 (Kleist) 称为“洪堡王子”的腓特烈二世 (Friedrich II 1633-1708),背面则刻着最后一位伯爵费迪南的人像。1866年,费迪南去世,这也标志着父系统治时期的终止。方尖碑的两侧刻着黑森洪堡家族所有伯爵的名字。整块的铜铸底座,散落在台阶上的橡树叶和武器皮套都见证了伯爵家族的军事生涯,他们几乎都服役于其他政权之下。

宝石广场上的纪念碑 (Denkmäler auf dem Schmuckplatz)

宝石广场上的纪念碑 (Denkmäler auf dem Schmuckplatz)

1888年腓特烈三世去世,他只在位了99天。正如曾登上这个宝座的其他两位威廉大帝一样,他也非常喜欢来洪堡。甚至在他只是皇储的时候,他和他的妻子维多利亚就已经是这儿的常客了。洪堡的统治阶级非常喜欢这对夫妇,这点从他们在腓特烈三世去世后筹款为他立碑就可以看出。1892年5月纪念碑在腓特烈大帝长廊上的宝石广场揭幕,他的遗孀,腓特烈王后出席了揭幕仪式。十年后,在王后逝世的第一年纪念日上,她的雕像也加在了上面。 这一对比真人还大的帝王夫妇白色大理石雕像是著名的德国雕刻家约瑟夫吴溥 (Joseph Uphues) 雕刻的,如今面对面伫立在高高的花岗岩底座上。

兔石 (Die Hasensteine)

这块放置在疗养公园泰国厅里的石头跟野兔一样大小。1736年7月的一天,腓特烈三世雅各布 (Friedrich III Jacob) 伯爵在距离三百步,大约250米的地方射杀了一只野兔,野兔就死在这块石头放置的地方。 在那时,这个成绩是非常了不起的,就算只是凭运气而已。第二块石头标识了伯爵当时站立的地方,在撒玛利亚泉附近。这也是洪堡射击分会成员常伫立的地方。“兔石”是巴特洪堡最古老的纪念碑。

矿泉女孩 (Brunnenmädchen)

“矿泉女孩”是赠给那些曾为小镇的疗养业服务过,又在发展途中不可或缺的人们的。1837至1939年间,矿泉女孩曾经负责从矿泉中汲水给疗养的宾客们喝。 她们还负责监督洪堡的居民,不让他们将过多的治疗用水装到水瓶和水壶里。雕刻家描绘了一个无忧无虑幸福的小女孩正在天真的调节袜带的情景。这个雕像建于1994年,建造的捐款来自于迈克尔布拉 (Michael Blaszczyk) 族可画廊和当地报社—陶努斯邮报 (Taunus-Kurier) 共同发起的一场运动。

80步兵团勇士纪念碑(80er Denkmal)

80步兵团勇士纪念碑(80er Denkmal)

“80步兵团勇士纪念碑”是指格里斯多夫 (Gersdorff) 的燧发枪手第八十团的士兵们,他们曾于1871至1918年间在小镇驻扎。 他们主要是作为武装和爱国护卫队出席一些官方场合,比如皇室莅临洪堡,或者举行纪念碑揭幕仪式。这功能在当时是不可或缺的。纪念碑建于1926年,上面刻画了一只虽然受伤了却依然护卫着旗帜的狮子,用来纪念在战中受伤的“80步兵团的士兵们”。

撒玛利亚泉 (Samariterbrunnen)

撒玛利亚泉  (Samariterbrunnen)

撒玛利亚泉是用来纪念撒玛利亚会的,他们曾于1914至1918第一次世界大战年间无私的帮助了很多人。雕塑上,一个穿着罗马制服的士兵躺在地上,一位身着宽袍的撒玛利亚老妇人正在用头盔给他喂水喝。这座雕像是一个巴特洪堡市民和他妻子捐赠的,上面的人物比真人还要大,建造者是柏林雕刻家雨果考夫曼 (Hugo Kaufmann) 教授。

饥渴泉 (Durstbrunnen)

饥渴泉  (Durstbrunnen)

一位女性坐在那里,双腿交叉,双手举起一只碗,水沿着碗的两侧缓缓滴在盆中的双脚上,她身旁的两只铜豹正在努力触及碗边。1910年,柏林雕塑家汉斯达曼 (Hans Dammann) 将这幅名为“饥渴”的作品放在家乡举办的大型艺术展上展出。前地方议员赫尔穆特·冯·卜鲁宁 (Helmut von Brüning) 曾在巴特洪堡居住过,他于1914年买下了这个雕塑,赠给小镇新建的周年纪念公园。公园是赠给威廉二世25周年纪念用的,所以威廉大帝自己在这件事上当然有话语权。由于非常喜欢这座饥渴泉,他授予了汉斯达曼 (Hans Dammann) 教授的学位。两个铜豹在二战期间被融化了,但法兰克福雕刻家雷蒙·巴多罗买 (Ramon Bartholomä) 1979年重新刻了两只新的铜豹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