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养花园

位于巴特洪堡的疗养公园是德国最大和最美的疗养公园之一。它被归为历史古迹之列:赌场的缔造者弗朗索瓦布朗 (François Blanc) 当年想推陈出新,委托当时神话级的普鲁士皇家园林大师彼得约瑟夫莱内 (Peter Joseph Lenné) 设计此园。它是莱内大师在柏林、波茨坦之外的地区的杰作,在之后的150多年间年也一直得到了精心的维护, 基本上保持了原貌。

疗养公园占地近40公顷,是按照英式园林风格设计的:广阔的草坪,稀疏的树木, 茂密的灌木丛,林荫大道,蜿蜒的小路, 再加上一个小湖。园内有136种灌木,82种树木,大多数都是在建园初期种的,所以在这里漫步就像是进行一场生动的植物之旅。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年代久远的建筑,纪念碑也见证着这世界一流的疗养胜地的历史。比如说如今被用作赌场的”矿泉大厅” ("Brunnensälchen"), 威廉大帝浴池,橘园, 两座暹罗庙等等。

英国景观花园

这是于十八世纪早期在英国兴起的建筑造景的新风格。这不是一种新的潮流,而被认为是反对绝对主义僵硬造型的一种自由的新观念;那是启蒙的时代。自由的观念扩展到了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包括对大自然和景观的看法。

英国主要的土地所有者把景观打造得非常自然,与绝对主义正规几何形的花园、精剪的树木、细腻的边界和笔直的渠道完全相反。

这种新的风格在1770年被带到德国,并与十九世纪得到了发展。它的发展并不是因为政治动机而得到促进,而是因为启蒙时期和让雅克卢梭 (Jean-Jacques Rousseau) 热时期对自然的赞美而得到发展。皮特约瑟夫勒内 (Peter Joseph Lenné) 被认为是英国景观花园最优秀的代表人之一。

彼得约瑟夫莱内

Peter Joseph Lenné

彼得约瑟夫莱内 (1789-1866) 曾被 同龄人起了个绰号,叫做“挖掘者彼得” ("Buddel-Peter")。因为这位天才的园林建筑师创作了不计其数的优秀作品,处处展现着他的设计天赋。莱内出生于布吕尔的一个园林世家,曾在1816年任职于普鲁士王室,1824年被提拔为主任,又在1854年升为王室园林总管。 他也曾在波茨坦以外的地区任职。

他的主要作品包括无忧宫 (Sanssoucis),孔雀岛 (Pfaueninsel),夏洛登霍夫宫(Charlottenhof) 以及柏林动物园等等。他还建造了不计其数的公园和私家花园,它们广泛分布于柏林和波茨坦地区,包括莱比锡,德累斯顿,吕贝克, 克隆,慕尼黑,维也纳。 莱内于1852年首次来到了巴特洪堡。

疗养花园之“心”

疗养所身后有一座小型花园,疗养所身后有一座小型花园,是马克西米利安·弗里德里希·魏厄 (Maximilian Friedrich Weyhe) 在1843年设计的。花园和温泉区被一片草原分隔开来,草原上还有一条小溪从中潺潺流过。为了满足大量游客的疗养需要,这片草原做了重新的园林规划设计。这项任务是由彼得约瑟夫莱内 (Peter Joseph Lenné) 负责的,他来过巴特洪堡很多次。 1854年底,被称为疗养花园之“心”的散步长廊之间的区域就已经竣工了,也就是如今的瑞典小路 (Schwedenpfad),保罗埃尔利希路 (Paul-Ehrlich-Weg), 柯瑟勒夫大街 (Kisseleffstrasse)。莱内任命他的亲密搭档古斯塔夫迈耶 (Gustav Meyer) 和洪堡当地的土地测量师史坦豪瑟来执行他的规划。

为了与英式园林风格搭调,雷内还规划了视线之轴 (Blickachsen)。他在广场中设计了一个喷泉,巧妙地将各主要景观串联起来,将人们的视线从疗养所的阶地拉到疗养所花园,又延伸到城市另一面的哈德瓦 (Hardtwaldes) 山坡。1876年,来疗养的英国游客在花园东北部的平地上建了第一个网球场。

温泉区

1857年, 彼得约瑟夫莱内 (Peter Joseph Lenné) 开始设计温泉区。当时区域的一侧已经有了喷泉林荫大道和橘园,另一侧还有矿泉大厅。这些既定条件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这位园艺大师发挥所长来创造一个自然的田园景观。莱内在大道的东北部设计了一些小型的草坪和紧密的小路,在伊丽莎白喷泉后身,橘园的对面建造了一个泵房和一个棕榈树遮蔽处。莱内构造了两条特殊的中轴线。 第二条轴连接了伊丽莎白喷泉和林荫大道,并向陶努斯延伸。 他还构想要在两条轴线的相交处立一座建筑作为焦点,这就是1914年才建成的泰国厅。

1857年,莱内将林荫大道南部区域也一并列入规划范围。 他1866年去世以后,波茨坦的费迪南接替了余下的工作,并很大程度上沿袭了莱内大师的设计理念。景区的外部是经过精心规划的,但内部区域并没有进行设计。建于1889年的德国的第一个高尔夫球场就坐落在这里。  

西斯梅尔家族的园艺才能

西斯梅尔园艺家族来自于位于法兰克福附近的波根海姆,从1881年起做了近50年的洪堡疗养公园维护工作。这个家族很有名气,法兰克福的棕榈树公园和巴德瑙海姆的疗养公园都是他们设计的。海因里希西斯梅尔 (Heinrich Seismayer) 是莱内的学生,他和儿子一起竭力保护着他伟大偶像留下来的遗迹,精心延续着莱内的设计理念。

比如,他们在1890设计完成了威廉大帝浴池的前方区域。以莱内设计的夏洛登霍夫宫下的为蓝本,他们设计了坐落在摩根房子 (Molkenanstalt) 前方的玫瑰园。按照莱内的设计,他们在腓特烈大帝大道 (Kaiser-Friedrich-Promenade) 的宝石广场上建造了一个剧院,剧院周围布满了花丛,灌木和小树。同年,人们在广场上建造了纪念碑来纪念腓特烈大帝, 1902年又立碑纪念他的妻子维多利亚。

赌场 - 矿泉大厅(Brunnensälchen)

赌场 - 矿泉大厅(Brunnensälchen)

疗养花园矿泉大道上的矿泉大厅早在1838/1839年间就建成了。这在当时是第一家供来疗养的宾客们社交的场所。1841年,法国双胞胎兄弟路易斯和弗朗索瓦布朗(François Blanc) 在大厅里开设了赌场。正是有了这个赌场以及布朗兄弟在疗养设施上的几百万投资的帮助,洪堡才成为了世界级的疗养胜地。

俄罗斯文豪费奥多陀思妥耶夫斯基 (Fjodor Dostojewski) 是这儿有名的顾客。他在洪堡输了大量的财产, 这也激发他写成了小说《赌徒》。早在1872年德国关闭所有赌场之前,洪堡就已经将赌场迁到了疗养所,弗朗索瓦布朗 (François Blanc) 也已经在蒙特卡洛开办了赌场。所以巴特洪堡赌场又被称为“蒙特卡洛之母” („Mutter von Monte Carlo“) 后来矿泉大厅的赌场又在1949年重新开张,并维持运营了几个年头。 现在赌场大厅已经成为了一个当地知名的舞厅。

威廉大帝浴池

威廉大帝浴池

在这座新的浴场于1890年建成时,国际媒体是这样描述它的,“能够带给您最现代化的享受却又不失东方魅力”。来疗养的贵族富豪们在这里享受泥疗浴, 矿泉浴等,女士在左边区域,男士在右边,皇帝则有他的专属洗浴区。这座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浴池是以威廉大帝一世 (Wilhelm I) 命名的,它的入口处是一座辉煌的圆形大厅,设计者是洪堡的建筑师路易斯雅各布 (Louis Jacobi)。

疗养会展服务有限公司在新千年伊始对威廉大帝浴池进行了重新装修,现在被用作“皇家疗养”水疗中心。浴池里面装修奢华精致,提供了多种多样的保健及复健的理疗方式。

疗养会展服务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也设在威廉皇帝浴场内.它还是一个小巧别致书目齐全的图书馆。 每逢周六还可以用来举办民办婚礼。情侣们在浪漫的“公园婚礼”中永结连理。

柑橘园 & 贝形音乐厅

柑橘园 & 贝形音乐厅

柑橘园自从19世纪中叶开始就一直是巴特洪堡的社交活动中心。埃莱克特威廉冯黑森(Kurfürst Wilhelm von Hessen) 曾上交了40株柑橘树作为赌债的抵押物,柑橘园当初也只是为了冬天能保护这些柑橘树在1844年建造的。但不久之后来疗养的宾客们就把这儿当成了个喝酒散步的休闲疗养场所。橘园曾在1908年由洪堡建筑大师路易斯·雅各布翻修过,现在已经重建成他计划的模样。20世纪七十年代新建的橘园附属部分如今已拆毁,曾被橘园遮蔽的西楼后来被重修。下一步就是重建东楼的外围,使其重焕往日的光彩。咖啡厅和饭店等等也都重新装修过了,是小憩及社交活动的最佳场所。贝形音乐厅建于约1970年,后来也被拆毁,继而被一座以20世纪初风格建造的旋转式音乐厅所替代。 监管重建工作的“巴特洪堡市疗养公园”基金会表示,他们希望能够在2012年之前完成橘园和音乐厅的重建,因为2012年是这座疗养小镇被冠以“巴特”名号的100周年。之前的泵房也会重新修在伊丽莎白矿泉对面。 它以开放式的钢结构建造,旨在吸引更多的游客来长椅和饮用泉这边散散步,小憩一下。

前乳清小屋

前乳清小屋

这座距离赌场不远的小木屋会让人有身处瑞士的感觉。确实,一个瑞士的牧人兼乳牛场主曾在这座1882年建造的小屋居住过。 每年的疗养旺季他都会从阿彭策尔专程来到这里,为来疗养的宾客制作具有治疗效果的乳清。 他还在离木屋不远处建了一个牲口棚。 这个牧人经营的乳清小屋具有一切咖啡馆的特点, 田园味十足又宁静的气氛非常受人欢迎。 如今这座小屋仍然被用作饭店。 前乳清小屋现在是一家名为“罗马泉”的美食家餐馆。小屋的前方是一座许多年前建造的有历史原型的玫瑰园,里面种植了各式各样的玫瑰。

www.roemerbrunnen.de
地图

周年纪念公园

坐落在疗养公园西部的周年纪念公园是园林设计的完美延续。为了感谢威廉二世为小镇做出的突出贡献,1913年,在他就职25周年纪念日之际,洪堡统治阶级将公园赠给了“他们的”威廉大帝二世 (Wilhelm II)。 法兰克福的建筑工程师西斯梅尔 (Siesmayer) 同年秋天接手这项工程,并于第二年春天完工。 尽管飞利浦西斯梅尔 (Philipp Siesmayer) 设计的景观花园在20世纪20年代非常典型,但他依然沿袭了彼得约瑟夫莱内 (Peter Joseph Lenné) 的设计理念。

为纪念威廉大帝,洪堡的市民们还募款在游乐场旁立起了一座石碑。来自巴特洪堡的雕塑家奥特拉德克鲁格斯托曼 (Ortrud Krüger-Stohlmann) 1982年的设计取代了卡尔斯多克 (Calr Stock) 最初的浮雕作品。

地图

盲人花园

1983年,巴特洪堡镇在温泉区的东北部建造了一个可以“嗅且触”的花园,这在德国是首次。视觉障碍者可以在喷泉的中央通过听觉感知方向,喷泉周围有八个高的花坛。花园中的植物是呈不同主题展示的,比如食用植物,药用植物,玫瑰属, 草本植物等等。指示牌上有盲文和正常字体的双语解释。 所以盲人花园也可以是可以作为学习知识的好去处。

疗养花园维护文献

巴特洪堡所有的创作者,不论是彼得约瑟夫莱内 (Peter Joseph Lenné),费迪南德约克 (Ferdinand Jühlke) 还是海因里希和飞利浦西斯梅尔 (Philipp Siesmayer),都把他们的工作用笔记和草稿记录了下来。 这些都是景观公园遗迹维护工作的基础。

“疗养花园维护文献” (“Kurparkpflegewerk”) 首创于20世纪80年代末,现在还在持续更新中。它记载了疗养花园历史性的创造和发展过程,收录了现存的所有植物清单。书中第三部分详细说明了花园何时何地应该进行怎样的维护工作。

巴特洪堡疗养公园历史基金会

巴特洪堡疗养公园历史基金会是疗养会展服务有限公司出资成立的,负责巴特洪堡疗养公园及其他公园的修缮、看管及升级工作。 基金会以“疗养公园维护文献” ("Kurparkpflegewerk") 为基础,负责规划公园的未来举措,组织筹备资金,举办园内文化活动等等。

现阶段最大的项目就是将柑橘园及其周边重建成100多年以前的模样。橘园在20世纪七十年代新建了附属部分,如今正在重修,恢复了洪堡建筑大师路易斯·雅各布设计的模样。现代化的贝形音乐厅也要被重修成一座20世纪早期风格的旋转式音乐厅。基金会希望能够在2012年之前完成重建工作,因为2012年是这座疗养小镇被冠以“巴特”名号的100周年。

基金会还在执行一套树木赞助方案。当老树需要被更换的时候,赞助商会在它的位置种植上单棵约五米高的大树,这样可以更快的缩短时间差。另外,各处的旧花盆也在各方捐款的资助下替换成了新的高级苗木箱,箱上还装点着巴特洪堡的纹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