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花园景观

针叶林荫路上的伯爵花园景观被誉为“项链上的珍珠”。景观花园长约8千米,从陶努斯山角下的城堡公园一直绵延到赖米兹防线。花园景观的正式名称是巴特洪堡花园景观。自1770年以来,二代伯爵参与其设计工作。但在20世纪后半叶,花园景观逐渐荒凉,有些地方甚至被添建建筑物。后来意识到花园景观重要性,修建工作也就随即展开。

森林公园已经完全恢复了它的原貌,迷你松木森林公园还在修建中,愉快浪漫的氛围增添了这两座公园的知名度,吸引着国内外游客;希尔施花园的基础布局没有过多的变化,还是由野鹿公园和非凡餐馆组成;英式古斯塔夫花园与巴特洪堡一样都是在2010年重获殊名;其他公园都是按照英式景观风格正在进行重建;一些森林公园的修建工作正在进行中或是正在筹划中。修复现场的信息板上明确地写着伯爵花园和其他公园的重要性。

城堡公园

1770年腓特烈五世路易斯伯爵及其皇后凯若琳开始起草伯爵花园的整体设计。首先他们将城堡小山西南角的空地设计成一个英式景观公园。罗曼蒂克式的小路直通幽静的树林,树林中设有湖泊,弧状的河堤也别具特色。巴洛克式那座花园位于律温大街(Löwengasse) 和皇家庭院之间,至今保存完好。

后来腓特烈六世约瑟夫伯爵及其皇后伊丽莎白做了一点修整,他们在通往皇家庭院的门口种了两颗黎巴嫩的香柏树。这两棵树原是伊丽莎白皇后的哥哥乔治送给她的结婚礼物。现在这两棵树已长成参天大树。

针叶林荫路和伊丽莎白林荫路

1770年,腓特烈五世路易斯及其皇后凯若琳筹划铺设了一条以城堡公园大门为起点的针叶林荫路,该路长2.2千米,直通陶努斯山。当时整齐的白杨树伫立在路的两旁,一眼望去,似乎与天相接。这里有着田园牧歌式的景色,象征着自由和宽容。在哥特式小屋附近的林荫道也种有白杨树。圆石拱桥是一座靠近城堡花园的白色石桥,该桥在1820年重新命名为凯若琳石桥。该桥横跨流入英式花园的劳巴赫河 (Lohrbach) 还有沿河的斯劳克路 (Schlockerfass)。

1921年腓特烈六世约瑟夫及其皇后伊丽莎白扩建了针叶林荫路,就成了后来的伊丽莎白林荫路,这条笔直的林荫路从1823年建成的哥特式小屋一直绵延到赖米兹防线,长达5.4千米。沿着这条林荫路会发现许多森林公园。

英式花园

巴特洪堡共有6个王子花园,英式花园是其中一个。这个花园归伯爵腓特烈六世约瑟夫所有,其皇后伊丽莎白设计了整个花园的构造。伊丽莎白皇后是一个园艺爱好者,在她父亲(英格兰的国王)的御花园里学到了许多园艺知识。自1820年以来,她将自己的园艺理念加到了英式花园的设计中。广阔无垠的草地,郁郁葱葱的树木,五颜六色的鲜花,交错相通的小径,还有林荫大道都增添了花园的无限光彩。这里还有3个花房,里面种有各种花果蔬菜奇珍异果,真是琳琅满目。

1866年后,英式花园变成了私人财产,其主人换了好几次。1958年以来花园一直在发展。伯爵纪念碑矗立在花园小径上,花园的小径直通民用住宅。这座民用住宅的房产原属于赌场创始人弗朗索瓦布兰克 (François Blanc) 的妻子玛丽布兰克 (Marie Blanc),但她在1871年捐赠了这座民用住宅。

路易斯花园

路易斯花园属于路易斯威廉姆王子 (Ludwig Wilhelm),史上对这个花园的记载很少。路易斯曾是卢森堡城堡的管理者,只来过洪堡几次,于1829年成为黑森州伯爵。这个花园只因庞培井 (Pompeji-Brunnen) 而闻名于世。关于这口井的建立还有一个故事:1836年路易斯伯爵在去意大利古城庞培 (Pompeji) 的途中,突发奇想便勾勒出庞培井的草图。庞培井的原貌已不复存在,但在城堡的后庭院仿造了一个同样的庞培井。

19世纪中叶在路易斯花园建立了一家冷水疗养所。在温泉产业不断蓬勃发展的时期,这家疗养所增添了洪堡的国际知名度。自1978年以来,路易斯花园就一直不断地发展。

古斯塔夫花园

古斯塔夫花园以腓特烈六世约瑟夫的第三个弟弟命名。现在人们只能站在古斯塔夫花园的门口,观赏这座英式花园,因为花园正在修建中。花园中到处留有古斯塔夫及其妻子露易丝腓特烈的印记。露易丝腓特烈曾是住在沃利茨 (Wörlitzer) 园林的安哈尔特-德绍 (Anhalt-Dessau) 公主。

后来维森伯尔 (Wertheimber) (法兰克福的银行家) 成了花园的主人并于1898年建了一幢雄伟壮丽的别墅。这幢别墅曾是德国电视剧《钱生爱》(Geld Macht Liebe) 的拍摄地。

费迪南德花园

费迪南德王子是最小的王子,喜欢森林景观,热爱狩猎。1823年,他的哥哥腓特烈六世约瑟夫把6摩根(约19.044英亩)的土地送给他,作为他40岁的生日礼物,他将这片土地变成了一个松木森林,当时种植了27,000棵云杉树苗,播种了65英镑的云杉种子。

最后一代伯爵费迪南德于1866年逝世。在他死后,城堡的园艺家摩尔 (Merle) 购买了这片土地,砍伐了所有云杉并建了一家咖啡餐馆,但现在已不存在了。1891年,又建起了一个苗圃,现在还保留着并归摩尔的后代所有。

迷你松木森林公园

迷你松木森林公园是伯爵花园景观中的一颗明珠,可追溯到17世纪。公园的大部分至今保存完好,现在的构造同1772年相比,几乎没有过多的变化。该公园由腓特烈五世路易斯及其皇后凯若琳设计而成,他们采用了当时很流行的设计风格---英中园林风格(Anglo-Chinoisen stil):椭圆形的门厅,设有柱廊的湖泊,林荫大道加上交错相通的小径,真是别有一番风味。与小径相连的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这里还建有岩洞,冰室和玫瑰神殿。

1822年,伊丽莎白皇后用英国元素装点了这个花园,使其更加别具特色。起初她建了一个英式小农场,里面有农舍和奶牛场。现在人们将要重新修建这些废弃的房屋,使其恢复原有的面貌。

菲利普花园

在1823年菲利普王子得到了这个花园,但他没有很好地料理这个花园。菲利普王子和他王妃住在维也纳,洪堡城堡里的人民都认为王妃配不上菲利普王子。直到1839年,菲利普继承伯爵封号他们才回到洪堡。之后的数十年,菲利普花园都风景秀丽欣欣向荣。现在将对其重新设计,会加入景观建筑的诸多元素。

较大的松木森林公园

松木森林公园是伊莉莎白树林公园(1771年后伯爵家族建立的森林公园)中所有单独小公园的通用名。公园中未受到破坏的部分与那些人工景观花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松木森林公园能够真实地体现出英国景观的审美观和启迪运动。松木森林公园以哥特式小屋为起点,一直延伸到小城的赖米兹防线。1823年以来,腓特烈六世约瑟夫(Friedrich VI Joseph) 和皇后伊莉莎白 (Elizabeth) 一直把哥特式小屋作为狩猎者小屋,现在被用作市博物馆,市档案馆和一家咖啡店。

冷杉公园

冷杉公园以一种杉树的名字而命名,正好位于哥特小屋后面,创于1772-1773年间。腓特烈五世路易斯 (Friedrich V Ludwig) 及其皇后凯若琳 (Caroline) 设计了整个公园的构造,包括狩猎者小屋,湖泊,瀑布(现在仍可发现瀑布的原貌),隐士山庄和其他几处景物。许多贵族为了摆脱伯爵时期的繁文缛节,来到这里过着隐居般惬意的生活。

公园的重建工作仍在继续。圆形广场上仿造了一个同样的冷杉公园。该公园还是骏马冢的所在地,腓特烈五世路易斯 (Friedrich V Ludwig) 将自己最钟爱的匈牙利骏马葬在此地。

布施草和鲑鱼池塘

离开冷杉公园,呈现出一大片开阔的草地,这便是著名的布施草地。人们可以在这里进行户外烧烤,这也是伯爵花园景观之一。这里光影交错,风景特别幽美。

布施草坪的另一边则是防御工事和自然景观的完美结合。腓特烈五世路易斯在公园的两边都建了一个鲑鱼池塘,有趣的是,池塘里的鲑鱼供城堡的人们食用。不过现在其中的一个已经干涸,另一个归一家钓鱼俱乐部所有。

森林花园

森林花园已经恢复了它原有的壮丽面貌。将防御工事和自然美景完美结合,在所有伯爵花园景观之中,森林花园是一个成功的典范。1821年之后,腓特烈六世约瑟夫(Friedrich VI Joseph) 及其皇后伊莉莎白 (Elizabeth) 将它变成田园牧歌式的花园,小湖旁设有茶室,茶室还可用作花圃。

伯爵家族引进了许多外来植物,但是在决定种植之前,都要检测这些外来植物是否适宜欧洲中部的气候。森林花园也曾用来培育当地的树木。

希尔施花园

大部分巴特洪堡伯爵花园景观至今保存完好,希尔施花园是其景观之一。希尔施花园可追溯到17世纪末期,当时这里是腓特烈二世伯爵的狩猎场。然而却是腓特烈六世约瑟夫伯爵于1822年对其进行了设计。创立洪堡赌场的布兰克兄弟租用了这个花园,并于1858年在皮斯浩斯恩 (Pürschhäuschen) 建立第一家旅馆。原来的狩猎场是贵族进行社交活动的场所,后来逐渐发展成一个野生动物园。虽然现在的大小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但仍是当地居民和各国游客游玩的最佳选择。

伊莉莎白景观花园

伊莉莎白景观花园是伯爵时期遗留下来的森林公园,一直绵延到小城的赖米兹防线。该公园属于自然景观,与那些人工景观有所差异。公园里别具特色的陈设随处可见,例如方尖碑,两块阿德莱德石 (Goldgrubenfelsen),利奥波特(Leopold)桥和伯爵桥,都增添了公园的风采。

同时该公园也将自然景观与凯尔特,日耳曼和罗马风格完美结合,例如金矿岩石,伊丽莎白石,卢瑟橡树,还有奇形怪状的山毛榉。